通知公告
首页 > 保险文化 > 保险文苑
成就始于积淀
发布日期:2017-08-24 浏览次数:
  

成就始于积淀


成就始于积淀

逆境中沉下气来,不被困难吓倒;喧嚣中定下心来,不被浮华纷扰;嘈杂中静下声来,不被幻象迷惑。专心致志积蓄力量,实现自身飞跃,成就辉煌人生。生命是一个创造的过程,也是一个积淀的过程,每个人无时无刻自己的人生埋下“伏笔”,在平凡的生活中,尽可能积聚力量,不断坚实人生基础,才会在最恰当的时机,散发耀眼的光芒。

见到朱文元老人时,笔者脑海中首先蹦出一个词汇:仙骨道风。朱老头发花白,饱经风霜的脸上,刻满了岁月下的皱纹,那双温和的眼睛闪烁着慈祥的光芒。朱老很健谈,谈及过去和曾经的故事,便犹如拉开话匣子。

人物档案

朱文元

1933年10月5日 出生于太原清徐县黑城营村

1950年10月——1958年6月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山西省分公司

1958年6月——1980年1月 太谷县财政局、山西中医学校

1980年1月——1993年1月 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山西省分公司

1993年1月份 光荣退休

厚积薄发

1933年10月5日,朱文元出生于太原市清徐县黑城营村。他的父亲是一位老师,毕业于太原第一师范,在太原一所学校任教。母亲是家庭主妇,在清徐老家务农,朱文元自小给随母亲,在家乡生活读书。朱文元12岁那年,父亲为了生计跑到天津市在一家运输公司担任职员,并把母亲和他接到天津生活。朱文元在天津也上了学堂。没几年,因为社会时局动荡,父亲带全家回到清徐,父亲在清徐担任了一所小学的校长。朱文元在奔波中始终不忘求学。

1948年,朱文元考上太原的国民师范学校。1950年10月份人民银行招人,朱文元经考试进入山西公学,参加了为期3个月的培训。1950年底,朱文元到保险公司报到,成为一名人保公司员工。

到省公司后,朱文元到了业务科,主要任务是办理保险业务。保险公司成立之初,一切从零开始,许多人员业务基础差,总公司为提高人员业务素质,在复兴门外举办了业务培训班。省公司派朱文元和另一位同志去了北京参加培训。朱文元感到吃力的是,外省去的学员多数学历较高,大多是高中毕业生,自己是初中毕业,培训的课程晦涩难懂,朱文元晚上别人休息,他学习,不懂的他就去请教老师或其他学员,付出了比别人多的汗水,才能有所收获。当时学校的内容主要是以苏联国家保险的内容为蓝本,以财产强制保险业务为主打。

培训回来后,朱文元感觉对工作有了底气,干保险工作除了底气,更要接“地气”,“地气”就是企业,就是客户。朱文元骑上自行车,开始展业工作,当时强制保险尽管有国家“红头文件”,但企业并不积极,一方面要交钱,另一方面对保险业务员知之甚少,不理解。企业对付保险业务员的办法是,领导人躲而不见,朱文元第一个月,跑了几十家,几乎都冷眼相待。令他困惑的是:税务局的同志去了,人家高接远送,同样是国家人员的保险公司,却令人敬而远之?一面是上级领导安排的工作任务,另一面是企业的冷眼和躲避,刚刚开始参加工作、血气方刚的朱文元不服输,今天不行,明天又去。尽管第一个月收效不大,但随着工作力度的加大,宣传工作的推进,人们对保险认识的提高,强制保险的工作慢慢开始有了改进和起色。朱文元在工作中积淀了经验,也积淀一些人脉关系。

半年后,朱文元的主要任务是去山西南部的运城地区搞业务推广与督导,当时运城也只是个支公司,各县尚无机构,由人民银行代办。晋南话不好懂,加之各县又有各自的方言,语言的交流是一个不小的障碍。省公司派朱文元和另两位同志下乡,每人包三个县,朱文元包的是夏县、平陆、芮城。从夏县到平陆约120里路,去平陆还要翻越中条山,当时还有一小部分土匪逃到中条山搞破坏,如:拦路抢钱,点燃货车上的棉花等。朱文元正是年富力强,无惧无畏。他坚持下乡,从运城去夏县有汽车,但要从夏县去平陆当时没有汽车,只能骑毛驴。朱文元印象最深的一次:清晨,月亮还未落下,他穿上新球鞋,从夏县出发去平陆,骑着毛驴,到了一个小镇旅店,天近黄昏,朱老休息了一会儿,吃了几个柿子,一打问还有二三十里地到县城。一时心血来潮,继续走吧,毛驴走不动了,只好让它歇在旅店,朱老兴冲冲又上路了,走到一个岔路口,朱老迷茫了,怎么办?只能等人问路,等了足足半小时,问好路,继续前行,又走了十余里地,到了黄河边,夜幕降临,万籁俱寂,只有黄河水澎湃的水流声,朱老第一次从心底感受到了黄河的威力。晚上河水部分发黑,路面是发白的。朱老自己不断给自己壮胆,顺路前行,正在这时,后面传来“啪嗒、啪嗒”的脚步声,由远及早,是好人?还是坏人?朱老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,太紧张了。朱老想到自己身上又没钱,只有背包里一沓保险公司文件,要是坏人来和他拼了,反复思想斗争后,朱老下定决心。不料来人超过他,一直往前走去,朱老冒了一身虚汗,长吁了一口气。漆黑中看来人像个干部模样,朱老赶上前斗胆问了句:“去县城路对吗?”来人答是的没错。朱老这才放慢脚步。事后常回忆这件事,每次都有些后怕,朱老说。到了平陆县城,朱老已是走几步歇几步。到了人民银行,同志们招呼他坐下,这时他才觉得两腿象灌了铅般的沉重,再也抬不起来,到了吃饭时,大家招呼他去吃饭,他已经起不来,大家只好把饭送到他跟前……

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

在闻喜县姚村发展牲畜保险,朱老一口地道的太原话,老百姓听不懂,只好找了个曾在太原当过兵的复转军人,懂点太原话,给他做翻译。当地人问复转军人,这个人说话太难懂,是不是个日本人?老百姓对牲畜保险一开始很抵触,三天过去,朱文元开完大会,带上“翻译”逐户上门,效果不大,竟没有一户入保。白天他食不甘味,夜晚难以入睡,走到村边的南同蒲铁路旁,望着一列列飞驰而过的列车,浓烈的思乡之情涌上心头,一边是艰巨的任务,没有进展,完不成领导交办的任务,如何回家?思想也在激烈地斗争。天一亮,他又开始奔波,给群众反复讲政策,讲保险的好处,第五天,终于一下保了十几头,又经过一两次理赔,群众对保险的认识深刻了,全村的牲畜保险终于拿下来了。

朱老后来又被派往万荣县下乡。尽管万荣是产粮区,当时粮食收购政策,晋中的杂粮搭配着给老百姓分下去,当时保险干部吃的是派饭,老百姓家中吃馒头,也吃窝头。摆在餐桌有馒头,有窝头,给朱老也出了一道难题,谁都想吃馒头,可窝头呢?为了搞好保险,说服百姓,贴近距离。心一横先吃窝头,吃完再吃馒头。

当时的“干万荣”喝水相当困难,村里有几眼浅水井,村边有池,池水是下雨自然流入的,水浑浊有一股怪味,因为家家户户的牲畜粪就堆在门口,下雨水自然难以干净,水的异味很大,朱老只好泡上砖茶喝。谈到这里时,朱老说:“当今的市场经济,保险公司的困难是竞争中的困难,若是想办法,总还是有的,降低成本完全是有可能的,有过去困难吗?过去人们观念一方面不接受,经济上也较贫穷,交通条件差,加之衣食住行,无一不困难,与今日的环境没有可比性”。

五十年代,还有一件大事,朱老记忆深刻。1956年6月11日,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太原审判日本战犯。朱文元作为保险公司的两名代表之一,参加旁听,特别军事法庭设在原海子边人民大礼堂,门口挂着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制军事法庭”的牌匾,审判大厅中央悬挂特别的大型国徽。看到昔日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战犯,接受人民正义的审判,令人心潮澎湃。老谈及今日日本解禁自卫权,妄图恢复军国主义,朱老言语激动,表达强烈的愤慨,言语中也感受到了他强烈的爱国之心。

1958年6月,众所周知的原因,朱文元离开了保险公司,去了太谷县财政局,后又到山西中医学校工作。

不舍事业情怀

1979年年底,太原老保险人田聚林和任镜分别找到朱文元,告诉他好消息:人民保险要恢复,要他归队。他愉快地接受了。1980年1月份,他正式回到山西省分公司,他回到公司的第一任务培训学员,他自己找资料,编讲义,培训了三批学员,约六十几人。他回到公司业务科,当时公司的交通条件也简陋,连经理田聚林出门坐一辆三轮车,稍后有了一辆面包车,后来有了一辆华沙车。当时公司业务科,主要负责企业财产保险和车辆保险。

1984年,总公司调研地震险能不能开办,组织了一个十几人的调研租,朱文元是其中之一,去了唐山。经过1976年的地震,限于当时的经济条件,建设速度慢,老百姓好房子太少,老百姓在马路两边,用油毡、布、塑料布搭建简陋房屋,破烂不堪。“触目惊心,心情沉重”朱文元用八个字概括。朱文元感到保险的责任,觉得有一种使命感,在内心升腾,也督促保险业可做的事很多,但也令他心情沉重的是面对如此大灾,当时国家财力都难以承受,一个保险企业更承担不起,在内心的矛盾中,他还是建议,不开办地震险。

1985年6月,运城中支承保的垣曲中条山铜矿遭受了洪水侵袭,朱文元代表省公司前去核损。在当地住了很长时间,朱文元穿上雨鞋,带上安全帽,不顾危险多次下井,核损失,本着“不惜赔,也不滥赔”的原则,反复与客户沟通,圆满完成了理赔定损任务,客户也较满意。朱文元三年后又到了人身保险处,担任第一任处长,退休前又回到车辆保险处。

1993年1月,朱文元光荣退休。

性情晚年

退休之后的朱文元,注重健身,他觉得有一副好身体。既不拖累家庭,也才有本钱继续为社会做贡献。他极力宣传“控烟、戒烟”,从大量报纸精心摘抄了几十篇“控烟、戒烟”文章和许多健康养生资料免费散发,他给保险公司退休的每位老人人手一份,在文章中还回顾人民保险山西分公司自1979年恢复重建后的30年中,许多同志因病过早辞世,警示人们,关爱身体,关注健康,注重养生:年过70岁逝世2人;60——69岁逝世的3人;50——59岁逝世的10人;不到50岁的2人。个别人因吸烟过早羁患肺癌,过早离开人世,文章发人深思,发人警醒。

朱老心系事业,并以此为荣,使晚年生活更充实,更有意义。朱老热爱学习,积极投身社会活动,服务公益事业,每时按时收看早间新闻,晚上新闻联播,学习时事政策,订阅报刊,每天阅读,对文章进行分类整理。他有良好的生活习惯,每天按早起晚上按睡,早晚散步,活动肢体,不吸烟、不喝酒、不玩牌。

“苍龙日暮还行雨,老树春深更著花”年逾八旬的朱老。一如既往做他喜欢做的事,他是这样一位老人,一位永远也闲不住的人。

深厚的生活积淀,成就了他,成就了他的保险人生。

一语中的

“回顾几十年保险从业经历,我觉得自己做了些工作,干了点事,没给保险丢脸,很知足。”

——朱文元

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
中国保险行业协会
中国保险学会
内蒙古自治区保险行业协会
内蒙古保险学会
网站声明  |  招贤纳士  |  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内蒙古保险学会 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新华东街18号国际金融大厦17楼    电话:0471-8888888
蒙ICP备17003406号 网站建设网页设计网站制作内蒙古网络公司千投网络公司提供